12天11板引“重点监控” *ST未来沾锂成妖

12天11板引“重点监控” *ST未来沾锂成妖 拟购资产“含锂量”成色几何?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鹏 成都报道 国内锂盐行业的资本化程度很高,除了计划IPO的江西南氏锂电外,主流锂盐企业几乎都...


  12天11板引“重点监控” *ST未来沾锂成妖 拟购资产“含锂量”成色几何?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鹏 成都报道

  国内锂盐行业的资本化程度很高,除了计划IPO的江西南氏锂电外,主流锂盐企业几乎都实现了A股上市。

  相比之下,位于山东的瑞福锂业,则继续寻求出售自身公司股权。

  7月末,*ST未来(600532.SH)发布重大资产购买预案,计划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山东瑞福锂业的70%股权和新疆东力的70%股权,转让价格合计不超过38.5亿元。

  其中,山东瑞福锂业为碳酸锂、氢氧化锂生产企业,新疆东力则为锂矿石的开采企业,号称年产量30万吨。

  并购标的看起来不错,要产能有产能,要资源有资源。只要*ST未来的资金跟得上,可以就此成功“转型升级”为被市场追捧的锂矿股。

  “截至2022年6月30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约为12.9亿元,收购资产作价是不超过38.5亿元,最终定价要看评估报告。”*ST未来证券部人士回应称。

  按照第一期股权转让款40%的比例来看,上市公司确实具备一定支付能力。

  转型为锂矿股的预期下,*ST未来获得资金关注。在过去的12个交易日里,*ST未来11天涨停,甚至上周上交所表示“本周对*ST未来、*ST辅仁等异常波动的退市风险警示股票进行重点监控……”。

  只是,目前此次收购仍存一定风险,加上公告未对山东瑞福、新疆东力作出详细介绍,其行业地位、实际经营和资源情况又是如何?是否值得资金如此豪赌?

  瑞福锂业何方神圣?

  由于目前披露的只是收购预案,从公告中获取的信息相对有限。

  公告显示,山东瑞福的主要产品为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目前已建成和运营年产2.5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和年产1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生产线。

  上述产能,最早可以追溯到2011年该公司1000吨的碳酸锂中试生产线,首批5000吨碳酸锂生产线于2013年底试生产,大规模产能提升时间是在2017年和2018年,期间分别有2万吨碳酸锂和1万吨氢氧化锂项目投产。

  另据瑞福锂业官网显示,公司还计划新上年产4万吨锂盐生产线,项目建成后,公司总的锂盐产能将达到7.5万吨。

  单纯看公司产能规模,不算低,大概处于行业内中游位置,不过公司经营数据放在同行业上市公司中,只能排在尾部。

  数据显示,2021年瑞福锂业营收为10.99亿元,净利润5403万元。

  这一规模,大概与融捷股份(002192.SZ)在伯仲之间,后者2021年的收入、利润排在了锂盐行业上市公司的倒数第二位。

  具体产销数据、产能利用率等信息,上市公司未作披露,不过综合已知的收入和锂盐价格,却可以大致推算出公司的产销情况。

  以价格较低的工业级碳酸锂为例,Wind采集的安泰科数据显示,2021年工业级碳酸锂市场均价11.61万元/吨,2022年1-5月均价为42.18万元/吨。

  按照瑞福锂业2021年营业收入10.99亿元,2022年1-5月营业收入27.01亿元的数据估算,2021年和2022年1-5月公司锂盐销量为9466吨和6404吨。

  不过,在实际销售过程中,盐湖股份、赣锋锂业等同业公司销售价格要略低于安泰科等第三方机构的统计价格。

  比如盐湖股份,公司2021年锂盐销售均价为9.4万元/吨,雅化集团、藏格矿业的销售均价则在8.5万元/吨左右。同时,观察近两年相关上市公司产销数据可知,上市公司实际销售价格要较上述第三方监测价格打8折左右。

  若按照上述8折的标准估算,山东瑞福2021年销量为11832吨,今年1-5月销量在8000吨左右。

  综上可知,公司过往产量在1万吨左右,今年产量有明显增长,但是距上述合计3.5万吨的总产能距离尚远。

  “山东瑞福等收购标的方面无法给出确切答案,更详细内容会在收购草案中披露,现阶段仍然处于尽调过程中,会在6个月内披露。”上述*ST未来人士回应称。

  不过,等到发布收购草案时会否披露上述详细产销数据,目前仍未可知。

  对此公司生产情况,另有一位曾两次从瑞福锂业采购锂盐的人士介绍称,“瑞福锂业实际产量可能不止1万吨,这家公司还进行代加工。”

  他还表示,瑞福锂业属于家族企业,实控人最早是做硫酸产品,后因市场价格下跌转做锂盐,“公司电池级的产品质量相对稳定,产品价格主要跟随市场价走。”

  当然,若该人士反馈的情况准确,相信*ST未来在尽调过程中也可以查明。

  阿克塔斯锂矿的价值

  *ST未来的收购还有重要一环,即对新疆东力公司70%股权的收购,这直接决定了此次收购标的价值的高低。

  原因为,国内锂盐行业不缺产能,缺的是优质的矿端资源。只有掌握了矿端资源,锂盐厂才可以实现低于行业的成本、高于行业的利润率,和更为稳定的锂盐生产能力。

  新疆东力为和田瑞福全资子公司,是一家锂矿石的开采企业,核心资产持有“新疆阿克塔斯锂矿”的探矿权和采矿权。

  和田瑞福与瑞福锂业大股东均为自然人亓亮,二者存在关联关系。

  由于收购定价未最终敲定,但是考虑到当前“资源为王”的现状,*ST未来拟购的新疆东力70%股权定价也可能会高于山东瑞福。

  对于上述锂矿资源,*ST未来的介绍也很简短,“阿克塔斯锂矿位于新疆和田县阿克塔斯地区,矿区面积0.9063平方公里,保有资源总矿石储量为580.66万吨,出让期限为19.76年(含基建期1年),矿山可采用露天开采,下部及其他矿体采用地下开采,年产量30万吨。”

  更为核心的氧化锂含量、矿石品位等数据,上市公司暂未披露。

  不过,根据新疆地质勘察院2016年4月完成的《新疆和田县阿克塔斯锂矿勘探报告》等资料显示,矿区矿石资源量580.66万吨,该部分数据与*ST未来披露数据一致。

  同时,该矿氧化锂量为8.57万吨,矿床Li2O平均品位为1.48%。这两项数据,则是衡量锂矿储量价值、开发价值的重要指标。

  “氧化锂和碳酸锂当量LCE的转换系数为2.47,8万多吨的氧化锂大概可以生产21万吨碳酸锂。”一位曾供职国内头部锂矿企业的人士介绍称,但是实际操作过程中,还要考虑一个锂收率的问题,不是生产多少矿石都可以全部利用起来,其中还需要打一定折扣。

  公开信息显示,融捷股份旗下的甲基卡矿山134矿脉,选矿锂收率65%左右,西澳矿山的选矿收率,则在50%到75%之间。

  这意味着,如果将阿克塔斯锂矿全部开采出来,也只能生产十几万吨的碳酸锂,而整个开采周期需要近20年,每年大概只能满足几千吨的锂盐生产原料。

  “矿石品位放在国内来说还可以,但是储量太小了。”上述锂矿行业人士认为。

  需要指出的是,新疆当地锂矿石资源相对丰富,但是存在储量规模不大、品位低、分布广等特点,其中最知名的“功勋矿”可可托海锂铍多金属矿床已作为战略资源储备闭坑。

  另据美都能源2018年初公告显示,“瑞福锂业目前的锂矿石原材料较大程度上依赖进口。”

  同时披露的大额原材料采购协议显示,2016年4月到2017年底,瑞福锂业分别签订向GMM公司、江西GFLY公司采购锂精矿9万吨和1万吨,向WLPL公司采购锂原矿240万吨等协议。

  到2019年7月,瑞福锂业再次与澳洲矿商Altura签订包销协议,从2019年7月至2024年6月,Altura将为瑞福锂业供应锂精矿每年35000吨。

  综上可知,*ST未来收购标的虽然拥有锂矿资源,但是即便每年可以稳定输出30万吨原矿,亦无法满足瑞福锂业的原料需求,公司产能越大,原料自给越难以保证。

  三度行业高位“出手”

  值得关注的是,瑞福锂业、新疆东力的最大股东是自然人亓亮,不过其持股为王明悦代持,后者出手锂业资产的态度十分坚决。

  2016年7月26日,*ST江泉(已更名“绿能慧充”)发布重组预案,拟置出价值4亿元的铁路运输及热电资产,并作价22亿元收购瑞福锂业100%股权,同时募集不超过8.22亿元配套资金。

  不过,最终该笔交易未能成行,*ST江泉以“国内证券市场环境、监管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为由,终止了这笔交易。

  2017年10月28日,另一家上市公司美都能源(已退市)公告,与瑞福锂业股东签订《关于收购山东瑞福锂业有限公司股权之框架协议书》,拟收购瑞福锂业98.51%的股权,交易对价不超过35.96亿元。

  随后在交易所的连续问询之下,该笔交易最终定价降至29亿元。

  2019年3月,美都能源宣布,终止收购山东瑞福锂业有限公司股权,并由瑞福锂业原管理团队回购其56.18%股权,美都能源剩余持股也计划完全出清。

  对此,美都能源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主要是对方没有完成2018年的业绩对赌,我们也预估,今年碳酸锂价格不会有很大的上涨空间,现在这个时间终止收购,对上市公司来说损失相对较小。”

  上述两笔交易的节点选择得都很好,尤其是第二次,刚好处于锂盐价格的顶部。

  美都能源发布公告时,国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为16.75万元/吨,距上一轮周期的顶点每吨只差了500元。

  有意思的是,在美都能源退回股份后,2019至2021年期间,行业景气度呈先降后升,期间瑞福锂业未有动作。

  直到今年二季度,电池级碳酸锂达到52万元/吨的高位,出现横盘止涨,同时业内对明年供需紧张的预期开始动摇后,瑞福锂业的股东再次选择了向*ST未来出售股权。

  这么办的好处也显而易见,行情好,资产溢价就高。

  当然,目前收购价格还未确定,按照*ST未来回复的口径来看,还需要等到尽调、资产评估结果出来。

  于*ST未来而言,选择收购也是必然选择,因为公司现有的业务很难支持一家上市公司长远发展。其中,被公司认为利润率“不算低”的煤炭贸易业务2021年收入6.35亿元,毛利率同比增加1.93个百分点至3.82%,而医疗服务业务收入355万元,成本1376万元,还是亏损的。

  上述背景下,公司选择当前现金流、利润率和二级市场关注度较高的锂业资产,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只是,上述收购潜在的一些风险因素需要关注。

  首先是资金投入。如果此次交易的价格能够谈下来一些,*ST未来手中近13亿元的资金大概可以覆盖第一期40%的股权转让款,但是瑞福锂业后续因产能扩张,仍然面临不小的资金投入。

  7月21日,亿纬锂能公告,计划与紫金锂业、瑞福锂业三方在湖南省成立合资公司,分期投资建设年产9万吨锂盐项目,项目总投资规模预计30亿元。

  其次是锂盐产品价格波动的风险。该产品与其他大宗商品不同,目前市场发展不够成熟,现货市场缺少统一的权威报价,期货尚未推出,价格涨跌幅度很大。

  反观瑞福锂业,成本水平难言比肩盐湖、自给率较高的同行,当前锂盐价格高,大家都可以实现盈利。

  可是,一旦未来锂盐价格回落,此类企业也将面临一定的经营压力。

  (作者:董鹏 编辑:巫燕玲)

相关文章

907彩票平台,907彩票官网,907彩票网址,907彩票下载,907彩票app,907彩票开户,907彩票投注,907彩票购彩,907彩票注册,907彩票登录,907彩票邀请码,907彩票技巧,907彩票手机版,907彩票靠谱吗,907彩票走势图,907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