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青少交现身“打开艺术之门”,完整演绎冬奥会入场式BGM

大家还记得北京冬奥会运动员入场式上那些熟悉的背景音乐吗,7月30日和31日两晚,中国爱乐-青少年交响乐团(以下简称爱乐青少交)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上演了一台好听过瘾的“2022冬奥会入场...


大家还记得北京冬奥会运动员入场式上那些熟悉的背景音乐吗,7月30日和31日两晚,中国爱乐-青少年交响乐团(以下简称爱乐青少交)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上演了一台好听过瘾的“2022冬奥会入场式BGM”音乐会。在乐团艺术总监、著名指挥家夏小汤的指挥下,台上这些平均十几岁的孩子们以超乎人们想象的精湛技艺为现场观众重新演绎了一下那些耳熟能详的经典之作,在音乐中重新燃烧了一把北京冬奥会带给人们的激情与豪情。细心的观众可能注意到,音乐会的19首作品除微调了柴可夫斯基的作品之外完全是按照北京冬奥会入场式BGM的顺序演奏完成的,关键是每一首作品都是进行了完整版演奏。

爱乐青少交至今成立四年,几年来乐团每年都会为“打开艺术之门”的孩子们献上一台精彩的音乐会。今年,他们照例如约而至。作为北京城孩子们欢乐的暑期音乐盛会,举办了近三十年的“打开艺术之门”已经为无数孩子们开启了艺术之门,其中也包括当年的琴童、现在的爱乐青少交艺术总监夏小汤。如今作为指挥家的他回到这个他梦开始的地方,带着一群有梦想的音乐少年在这个皇家园林继续为更多的小观众们开启他们的音乐之门。

当晚的音乐会在一曲节奏欢快的《威廉·退尔》序曲中拉开序幕,站在指挥台上的夏小汤像一个“孩子王”率领他的“音乐童子军”为现场观众营造着欢乐的气氛。看过北京冬奥会运动员入场式的观众或许都还记得那19首耳熟能详的背景音乐,全是莫扎特、贝多芬、罗西尼、柴可夫斯基等世界大作曲家的经典之作。这台音乐会之所以叫做“2022冬奥会入场式BGM”,除了将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组曲 之《四小天鹅舞曲》与他的另外两首经典《胡桃夹子》组曲选段《芦笛舞曲》、《进行曲》“组团”演绎,其他的作品与冬奥会入场会的演奏排序别无二致。不一样的是,冬奥会入场式演奏的大多是乐曲的片段,而爱乐青少交完成的是BGM的完整版。

事实上,这19首作品对于一支职业交响乐团而言可能难度并不大,因为几乎每一首都是家喻户晓的名段。但是对于这支青少年交响乐团而言,难度确实有点大。除了超大的曲目量,还有就是一些大部头作品比如维瓦尔第的《四季-春》第一乐章、莫扎特的《g小调第四十交响曲》第一乐章以及德沃夏克的《e小调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都是整乐章的完整演奏,当然还有歌剧《阿依达》《茶花女》片段。再加上前阵子乐团为疫情所困,很长时间不能在一起进行集中排练,尽管没有间断线上的指导与训练,但线上和线下毕竟不一样。夏小汤说,近十几天的集中排练卓见成效,刚开始孩子们的状态让这次音乐会几乎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好,乐团这几年坚实的功底很快让孩子们找回了状态,虽然还有不足但能够完整的完成如此大体量的音乐会已属不易。

舞台上,这些十几岁的小演奏家们在指挥家夏小汤的带领下,有条不紊地为观众演奏着曾经在那个不眠之夜不断回荡着经典旋律。尤其是当人们听到《阿依达》中凯旋进行曲的雄壮威武的铜管乐,听到“德九”第四乐章排山倒海的气势,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一支十几岁孩子组成的交响乐团发出来的声音。几乎每一首曲目完成,台下都会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与叫好声。那里面有家长对孩子们的鼓励,也有素不相识的观众对这些“音乐后浪”们的支持与赞许。指挥台上,夏小汤依然是他标志性的大开大合的指挥动作,时不时地张开双臂微闭上眼,那经常如雕塑般停滞的几秒钟仿佛在侧耳倾听,仿佛又是在享受孩子们用音乐打造的美味令他回味无穷。音乐会在一曲《歌唱祖国》乐曲声中落幕,这也是冬奥会入场仪式中国运动员进场时鸟巢现场回荡的声音,全场观众起立鼓掌并用歌声回应着台上的小演奏家们。

“这么长一套曲子,量太大了,每一首都是完整的,哪一首都需要大量的练习。”指挥家夏小汤感慨良多,他说,青少交每一个孩子进行的音乐训练都是系统和完整的,比如说第一年他们就掌握了完整的四乐章的《天方夜谭》,第二年又学会了斯拉文斯基的《火鸟》和普罗柯菲耶夫的《彼得与狼》,也都是从头到尾很系统地把一部作品学透学扎实。同时,夏小汤很感谢“打开艺术之门”,他说自己小时候就是作为一名小观众从这里一步步走进音乐之门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样,没有谁出生就是大师,没有谁出生就炉火纯青,没有一个人的人生从头至尾每件事都倍儿顺,那叫人生吗?有一点失误,有一点不尽如人意,都是非常正常的。我你别看我现在是一个著名指挥家,可我在他们这个年龄的时候还不如现在的他们,我敢说他们将来只会比我成长得更好。”

翟佳

每一支学生乐团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于青少交而言每年八月份“打开艺术之门”的音乐会几乎都面临着一次别离,因为团员们要升中学、考大学而不得不离开乐团。这种离别有一份伤感同时也有着一份喜悦,因为毕竟他们进入了人生更高一层的阶段,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只是跟乐团的小伙伴们离别是伤感的。这两场音乐会结束之后,有两位成员即将离开,二提首席杨乐熠已经接到了牛津大学哲学和物理双学位的通知,而打击乐刘奕麟则成功的进入了著名的伯克利音乐学院,他们两个从建团到如今在乐团度过了四年的光阴,当然还有一些继续留在团里的孩子们也如愿考入八中、四中、人大附中等心仪的学校。熟悉青少交的观众都知道,这是一个聚集了众多喜欢音乐的学霸乐团,很多孩子学习成绩非常优异,但他们未来的人生目标并不是音乐专业,他们可能是未来的建筑师、科学家、老师、医生。“人生就是一场拼搏努力流着汗水坚持奋斗的过程,我相信长大后的孩子会感谢今天努力的自己。乐团的学习能够激发孩子对于音乐内心深处的热爱,让他们能够跟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在掌声、在鲜花中证明自己,让他们更加自信,让他们能够学会配合,让他们能够成就自己。”乐团负责人翟佳每次面临着这种离别的时候总是感慨万千五味杂陈,不过她说:“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我相信渗入灵魂的音乐美好会陪伴他的一生。”

撰稿 张学军

编辑 张学军

排版 张学军

摄影 张学军

3

2

1

相关文章

907彩票平台,907彩票官网,907彩票网址,907彩票下载,907彩票app,907彩票开户,907彩票投注,907彩票购彩,907彩票注册,907彩票登录,907彩票邀请码,907彩票技巧,907彩票手机版,907彩票靠谱吗,907彩票走势图,907彩票开奖结果